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请仙儿夜白 > 第153章 祖师爷相助
    虽然楚絮做的隐蔽,可曲朝露三人也不是傻子,况且他们还一直防备着我。

    “你们是一伙的?”曲朝露冷声问。

    我可不想这么早掺和进去,连忙摆手。

    楚絮身上的黑色触须绷紧,双腿用力,用力的在树干上一蹬,直接跳到我身边,“我知道我自己活不了了,但是我的心头血不能给他们,要是他们得到我的心头血,饶夜炀就危险了。”

    我盯着她,联想到刚才曲朝露用的金符,忙着挡在她跟前。

    “你们果然是一伙的。”图图冷声道,“朝阳,快把女魑魉抢过来。”

    曲朝阳快步上前,手上的鞭子直冲着我面门而来。

    周轩挡在我跟前,伸手捏住鞭子。

    看似周轩挡住了曲朝阳的攻势,可我却看见原本萦绕在周轩身边的一层气被抽开,他身上的鬼气溢了出来。

    曲朝露脸色大变,诧异道:“你是渡阴人?”

    “是。”周轩说。

    曲朝露三人面面相觑,似乎顾忌着周轩的身份,竟然没再动手。

    我还没摸清他们的底牌,也不敢出手。

    就在我们僵持的时候,楚絮突然伸出右手,狠狠的抓进自己的胸膛里,同时在我耳边低声说:“想让饶夜炀活着,就不要把我的魂血给他们。”

    说完她咬牙忍着剧痛,把手从胸膛里抽出来,将心头血放在我手上,“饶夜炀都不屑看我一眼,肯定不会要我的心头血,你估摸着也没胆子吃,所以……”

    我看着掌心的那滴心头血,本能的咽了口唾沫,以前被饶夜炀逼着吃个魂血,在我看来都是一场折磨,可自从我把小黄皮子吃掉之后,一想到魂血,我就馋得慌。.九九^九)(.^

    眼下,我满脑子都是这滴心头血,压根没听楚絮絮絮叨叨的在说啥。

    盯了几秒,我实在受不了了,直接把那滴血放进嘴里,魂血滑过喉咙的时候,有种微凉的感觉,我甚至想闭上眼睛仔细回味。

    楚絮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好半天才回过神,惊道:“你就这么吞了?”

    她这么一喊,曲朝露三人也反应过来,不管不顾的冲了过来。

    周轩拿出渡阴令牌,快速念叨几句,把渡阴令往前一推,阴气迅速溢出,形成一道屏障,挡住了曲朝露三人。

    我看着空荡荡的掌心,后知后觉的意识到,我真的把楚絮的心头血给吞了。

    我去,我刚才是疯了么?

    惊讶过后,楚絮突然笑了,“不管饶夜炀如何挣扎,你始终都是他逃不开的劫。”

    我一脸郁闷的看着她,“文绉绉的,有话直说。”

    不就是糊里糊涂的吞个心头血,怎么还扯到劫难上头去了?

    楚絮身上的黑色触须越来越干瘪,她已经没法移动,只能僵硬的站在原地。

    “这话没法直说,不过你很快就会明白。”她敷衍了句,长叹一声,“我在地下千年,原以为这次上来能随心所欲,谁知道连个普通人都救不活。”

    她想要救谁?

    说完这句话,楚絮的脖子都没法动了,“一定要把我的尸体烧掉。”

    “晓晓,你快想想办法,我哥顶不住了。”杜涛着急的说。

    我往周轩那边一看,发现曲朝露竟然又掏出一张金符,符纸已经烧了起来,在她的控制之下正在冲击那堵黑气凝成的屏障。

    周轩脸色惨白,嘴角隐隐有血迹,看着真是支撑不住了。

    我把楚絮的尸体扔给杜涛,也拿出渡阴令牌,“乾坤有令!”

    黑气凝成的大手从渡阴令里伸出来,我盯着曲朝露跟前的金符,在心里默念“去打金符,去打金符……”

    我这么念着,黑气竟然真的一把抓向金符,直接把还在着火的金符抓进了那扇门里。

    “快走。”我冲杜涛喊了声,拽着周轩就往林子外头跑。

    图图冲过来,伸手要抓我,我反手给了她一拳,把她打的撞到旁边的树上。

    曲朝露站在原地,死死地盯着我,双臂展开,突然朗声道:“有请祖师爷,助我降妖除魔。”

    话落,空中竟诡异的响起几声闷雷,一道白光闪过,曲朝露缓缓弯下身子,看着跟个上了岁数的老人似的。

    “不过是个活死人,竟然坏我的事。”她再张嘴,声音变成一道嘶哑的老人声。

    听着是个老人,她的动作却很快,小跑着冲向我,速度奇快,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来到我跟前,挥拳打向我。

    我连忙推开周轩,握拳抵挡。

    让我心凉的是,一碰到曲朝露的胳膊,我身上暴起的魂线就瞬间干瘪,就连已经从胸口的伤口处伸出头的血线都缩了回去。

    不好,曲朝露口中的祖师爷是受正经供奉的。

    魂线遇鬼更强,可一碰到受正经供奉的地仙或者是修道之人,就完全蔫吧了。

    曲朝露冷笑一声,手上用力,我直接被压的单膝跪地,浑身都疼。

    不是身上的肉疼,而是一种灵魂上的疼痛。

    周轩想要来帮我,被图图和曲朝阳拦住。

    一夕之间,局势逆转。

    “邪魔歪道竟敢与天道相抗,找死!”曲朝露木着脸,轻描淡写一句话仿佛带着无尽威压。

    嘴里血腥味蔓延,血水从嘴角溢出,我拼命忍着,心里越来越慌。

    饶夜炀会不会来救我?

    突然一道风刃从侧方袭向曲朝露,紧接着一只布满青筋的手捏住曲朝露的胳膊,只一秒,我就听见了骨头碎裂的声音。

    曲朝露脸色煞白,神情痛苦。

    我惊愕的看着身旁的女人,来救我的竟然不是饶夜炀,而是无面女鬼。

    她右手食指的指甲又黑又长,迅速在曲朝露眉心点了下,曲朝露闷哼一声,踉跄着后退。

    我呆呆的看着无面女鬼的侧脸,一股熟悉的香味涌入鼻间,这不是我在我爸那里闻见的香味?

    “晓晓,没事吧?”周轩把我从地上扶起来。

    我愣愣的看他一眼,电光火石间终于想起这香味是鬼香烧出来的味道。

    石河子那个死去的女员工暗算许余年的时候,卫生间门口就烧着鬼香!

    三番两次救我,还用鬼香跟我爸见面……

    我双眼通红的看着无面女鬼,不由得想到了她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