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猴哥送我去异界 > 正文 第4章 先天五行灵体
    下午的时候,楚高没了院墙的小院里迎来了新的访,来人是楚高的二叔楚安、二叔母包兰心和堂弟楚阳、堂妹楚星、楚月。

    因为知道楚高身体不适,一家人并没有停留太久,只简单的与楚高寒暄了几句,留下一大堆礼物就离开了。

    虽然接触很短暂,可与这一家人相处,楚高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疏离,反而有种如沐春风之感。

    这大概跟他接收的信息来自双方共同的至亲有关,且他从脑海中那些信息中知晓,二叔一家在对待自己妹妹楚楚时,向来是犹如亲生。

    又是两天的苦痛折磨之后,第四日的清晨,当楚高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醒来,竟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这一觉睡得他恍如隔世,之前种种的不适之感消失后,他觉得自己一下子就到了幸福的顶峰。

    “绿衣,准备热水,我要沐浴。”冲着外间喊了一声,楚高起身下床,来到桌前倒了杯凉茶。

    喝完一盏茶的功夫,一个身穿绿衣的少女来到了里间,“少爷,热水好了,奴婢伺候你沐浴。”

    “以后没有外人的时候,就不要自称奴婢了。”

    浴室里,红黄蓝三个丫鬟已经捧着衣冠鞋袜,玉环佩饰候在了一旁。

    楚高点了其中的两人,道:“绿衣蓝衣留下就行了,你们两个去准备早餐。”

    脱衣走进浴池,将身子完全浸泡在热水里,楚高枕着池沿上的兽皮软枕,舒服的呻吟了一声。泡了足有两刻钟,他才起身擦干了身子,在丫鬟的帮助下穿衣束发。

    在镜子前照了照焕然一新的自己,楚高忍不住挑了挑眉,问绿衣蓝衣道:“少爷我看起来怎么样?”

    蓝衣一本正经的答道:“少爷雄姿英发,举世无双。”

    楚高很满意,却仍是追问了一句:“是吗?”

    绿衣使劲点头,道:“是呢是呢,少爷可是庐州城第一美男子呢!”

    楚高在她额头轻敲了一下,轻笑道:“连拍马屁都不会,庐州城第一能称得上举世无双吗?”

    绿衣吐了吐舌头,道:“奴婢说的都是真心话,才没有拍少爷马屁。”

    用过了早餐,楚高接过红衣递来的含香丸(清洁口腔,清新口气之丹药)随手丢进嘴里,待丹药化开后又端起面前的山泉水漱了漱口,而后才动身离开了竹林里,往湖心小筑而去。

    一路走来,楚高将沿途的风景尽收眼底,还未至湖边,便听到一阵阵笑声传来,走近一瞧,湖面上楚楚领着小白,和一群孩子们正在玩闹,若不是岛上还有一屋子的人在等着自己,楚高倒真想加入他们,和他们一起玩闹。

    来到正厅门口,看到里面已是济济一堂,楚高深吸了口气,才迈步走了进去,他在正堂前停下,冲着主座上的二人行了一礼,道:“孙儿楚高,见过祖父祖母。”

    “好好好!”楚雄从主座上起身,上前几步,扶起楚高,拉着他的手,一一向他介绍厅中众人,其中除了楚高二叔一家,还有大爷爷楚英,大伯楚天,堂兄楚辰和小姑楚歌、姑父周正南,表弟周初平,表妹周馨月,以及楚家的一众长老和执事。

    楚高跟着一一应对,轮到楚天时,他亲切的拍着楚高的肩膀,道:“你小子终于是醒了,这下咱们楚家也不至于后继无人了!”

    虽然眼前之人态度亲和,脸上的喜悦也不似作伪,可他话里的刺却让人很不舒服,什么叫自己醒了楚家才不至于后继无人,楚高用余光瞥向二叔一家,果然见二叔面色有些不自然,二叔母更是怒瞪着楚天,有些咬牙切齿的迹象,连带着看自己的目光都有些不善了。

    对于眼前这位大伯如此明目张胆的挑拨离间,楚高心中很是愤怒,但面上却没有丝毫表露,他先是恭恭敬敬的行完了礼,然后才开口道:“大伯过奖了,也过虑了,咱们楚家人才济济,上有爷爷、二叔和长老们,下有楚风堂弟,再不济,不是还有大伯你么,所以哪怕没有小侄,楚家照样会蒸蒸日上,愈发强大。”

    被小辈刺了一下,楚天忍不住面皮抖动,刚想发作,却看到自己父亲正面色铁青的瞪着自己,他只能挤出一个十分勉强的笑容,极不甘愿的冲楚高点点头,道:“贤侄说的是,是大伯有些唐突了!”

    楚高也不想和家人的第一次见面就闹出什么不愉快,便给了他一个台阶,道:“大伯说的哪里话,小侄还年轻,以后还需要大伯多多提点。”

    双方又你来我往的应付了几句,楚高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与同辈的几人攀谈起来。

    中午时一大家子人一起吃了顿饭,待散席时天已渐晚。送走众人后,楚雄带着楚高来到了修炼室。

    “知道为什么带你来这里吗?”楚雄看着楚高,问道。

    其实在离开湖心小筑,跟着楚雄向楚府中央位置行进时,楚高心中便已经有所猜想,现下到了地方,发现果如自己所想。因此,听到问话,他当下便不假思索的答道:“爷爷是想让孙儿启灵,觉醒灵根吧!”

    “不错。”楚雄伸手指向修炼室的第一扇门,道:“启灵石就在第一间石室里,你自己进去吧!”

    楚高点头,走到石室门前,取出自己的身份令牌按进门上的凹槽内,石门打开后,他抬脚迈进石室,随后石门关闭。

    进入石室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块丈许高的石碑和碑上密密麻麻的文字与图案,他大致看了一番,了解情况后绕过石碑,来到了石室中央那块高度直达屋顶的巨石前。知道它便是启灵石,用于觉醒凡人体内的灵根,检测灵根品级。他更是知道,若是不来启灵石前走一遭,纵然天资非凡,最终也只能似藏在石中的美玉,沉于河底的金沙,一直默默无闻。美玉与金沙虽不为人所知,却能长久存在,而人一旦被埋没,只需短短的几十年便化为尘埃。

    楚高在自己身上摸了摸,没找到匕首,也没找到银针,无奈之下,他只好咬咬牙,狠狠心,在自己右手食指上狠狠的咬了一口。结果不小心咬在了指甲上,指甲把嘴唇崩了个口子,疼的他边吸冷气,边用手指沾血抹在启灵石上。只是让他郁闷的是,血只流出来一点点,伤口就愈合了。他只能把那一点点血抹在石头上,然后静静的等待。

    好在启灵石没有嫌弃他吝啬,只等了大概半分钟,鲜血就被吸收了。他将右手掌心贴在血迹消失的地方,直到掌心有刺痛感传来,他才收回手掌。当看到掌心那个鲜红的五角星图案和五道一直蔓延到五指指尖的血线时,他不由得咧开了嘴巴。

    按照石碑上的说明,五角星图案代表丹田,五根手指从大拇指到小拇指依次代指金木水火土五种灵根,血线在手指上延伸的长度代表灵根的品级,其划分是以手指关节为界限,过第一关节为下品灵根,过第二关节为中品灵根,过第三关节为上品灵根,延伸到指尖则为完美灵根。拥有完美灵根之人可称之为灵体,比如水灵之体,火灵之体,水火双灵体,以及楚高这样的五行灵体。灵体又可分为先天灵体和后天灵体,先天灵体就是像楚高这样第一次启灵便觉醒完美灵根之人,后天灵体则是指那些第一次觉醒了上品灵根,而后又通过服食天材地宝,二次或多次启灵才将灵根提升到完美层次的人。靠天才地宝提升灵根品质,只能提升一个品级,也就是说下品灵根只能提升到中品,中品灵根只能提升到上品。

    怀着无比愉悦的心情,楚高走出了石室。

    “怎么样?”楚雄迎上前来,目光中满含着期待。

    楚高没有说话,直接亮出了掌心。(启灵印记要半个时辰才会自然消失)

    看着楚高的掌心,楚雄好长时间都没反应过来,在炎黄界,五行灵体虽是百年难得一见,但数万年下来,也曾出现过不少,可先天五行灵体,却是数万年难得一见的,自有史以来,有明确记载的先天五行灵体有且只有一人,那就是炎黄二帝中的黄帝轩辕氏。而今,自己的孙子竟然也是先天五行灵体,这让他如何能不震惊,怎么能不激动。

    不过他强行压制了自己激动的心情,散开神识探查修炼室周遭,在确定没有人窥探后,他一把握住楚高的右手,以灵力加剧其血液循环,直到掌心的印记消失才罢手。他盯着楚高,叮嘱道:“出去后,要是有人问起,你就说自己是金、水双属性的先天灵体,火灵根与土灵根为上品,木灵根为中品,之后你还要多来启灵几次,掩人耳目。切记,不要向任何人透露你是先天五行灵体,若是以后需要检测灵根,除了拇指与中指,其它手指不接触启灵石,那样检测结果就会只有真实结果的一半。”

    楚高点头道:“我记住了!”

    “那就先回去吧!”楚雄颔首,道:“稍后我会让人往竹林里送炼体的药材,你从今晚就开始药浴。等明天我会亲自送楚楚他们回南山书院,找老师为你求一份烙印五行决的传功玉符,那是最适合你修炼的炼气功法。”

    五行决是炎黄界中流传最广,修炼人数最多,同时也是最高深的功法之一,修炼者灵根越多,品级越高,所能取得的成就就越高,像五行灵体,只要不中途夭折,安安稳稳的修炼,飞升就只是时间问题。

    至于传功玉符,是大能以精神力将自身的功法秘籍和感悟烙印于魂玉之中,供后辈学习修炼的一种手段,对修炼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对此楚高很清楚,只是他想不通的是,像五行决这种大陆通传的功法,自己母亲所在北冥世家不可能没有,为何老爷子却偏要舍近求远去长安求人。虽然自己的母亲如今不在,曾经作为北冥世家家主的外公也失踪了,但作为姻亲,北冥世家总不会连一块传功玉符都舍不得吧!

    他向老爷子问出了自己的疑惑,却遭到了严厉的呵斥:“以后不要再提什么北冥世家,咱们楚家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楚高被吓了一跳,他不明白,为何老爷子在提到北冥世家时会如此失态,北冥世家的人到底做了什么,才会让老爷子对他们如此深恶痛绝?

    看着楚高脸上的疑惑表情,楚雄叹了口气,道:“你不要胡思乱想,好好修炼,争取早日完成炼体。你十六岁才开始修炼,落后同龄人太多了,不过好在你天资非凡,应该很快就能后来居上,要努力。”说着他拍了拍楚高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等你有了足够的实力,自然就什么都知道了。”

    听到这话,楚高就更加疑惑了,什么事情需要有足够的实力才能知道?他想继续追问,可想到刚刚老爷子的反应,他最终没有再说什么。

    ……深夜,浴室。

    泡在浴池中已经适应了强劲药效的楚高正在皱眉苦思,有些事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从老爷子对待北冥世家的态度上,显然北冥世家的人是把老爷子得罪惨了,不然,老爷子也不会拼着让楚家没落到只能龟缩在庐州这种小地方的境地,也要与四象城,与北冥世家斩断一切联系。

    他苦思良久,突然一个念头在脑海中闪现,难道自己父母出事与北冥世家有关,可随即他又摇了摇头,这根本说不通啊!对自家人下杀手总该有个理由吧!

    自己的外公只有两个女儿,没有儿子,而北冥世家的家主之位又向来是传男不传女,在这种情况下,下任家主只能从其它支脉中挑选,按理说其它支脉应该是极力讨好自己外公才是,又怎么会做出如此不合情理的事情呢?应该是自己多想了,可老爷子为什么会那么厌恶现在的北冥世家呢?

    他思来想去却怎么也想不通,渐渐的有些烦躁,索性双手向后撑着池壁,用力一推,整个人划入了水底。

    他在水底一动不动,直到实在憋的受不住了,才猛的窜起,将头露出水面,大口大口喘起气来。

    待气息喘匀,他起身出了浴池,对几个丫鬟道:“我泡好了,你们可以下去试试,不要浪费了宝药。”

    “多谢少爷。”红黄蓝绿四人同时向楚高行礼道谢,在帮助楚高擦干身子,穿好睡衣之后,一个个的先后走进了浴池,尽管她们都穿着衣服,却依旧把楚高看的心神荡漾,他生怕自己把持不住,在筑基之前就破了童子身,坏了修炼根基,扭头快步走出了浴室,刚把门关上,就听到屋子里传来阵阵娇笑声。

    此时他忽然明悟,这四个美貌丫鬟既是来照顾自己生活起居的,同时也是对自己的考验。

    翌日清晨,悠悠醒转的楚高察觉到双股间一片滑腻,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之后,他悄悄的起身,走到桌前提起茶壶,将半壶茶倒在自己身上,剩下的全都倒在了桌子上,做出了一副不小心碰倒茶壶,茶水洒了自己一身的假象。而后他快速用手帕擦拭,想要掩盖不欲为人所知的真相。

    等到外间被惊动的红衣赶来,他已经换了一套睡衣,将那套湿的丢在了地上。

    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留红衣在屋子里收拾,自己则溜到了浴室又泡起了药浴。

    如此这般过了一个多月,他的体魄已经变的足够强横,能够承受灵气在体内运转。在一个宁静的午后,当他一次次的将灵气吸进肺里,一次次的引导着它们向丹田发起冲击,终于有一丝灵气冲进了丹田,标志着他由炼体境迈进了聚气境,正式踏上了修炼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