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猴哥送我去异界 > 正文 第14章 巴陵四少
    回到船舱后,楚高本想看看那五行秘典到底有什么玄虚,可船很快就要靠岸了,根本没那么多时间,于是他就先研究起了流火剑诀,毕竟剑法这玩意,只要把招式和灵力运行方法记住,其它的以后在练剑时慢慢体会就是了。

    滴血之后神魂探查,很快他便将玉符中的内容烂熟于心,还抽剑演练了一遍,就在他想再来一遍加深印象时,船舱的门被敲响了,门外传来了绿衣的声音:“少爷,船已经靠岸了。”

    “这么快,不是说要一个半时辰吗?”楚高把东西收起,打开了舱门。

    “少爷,已经过了一个半时辰了,你一直在修炼,可能没注意时间。”

    楚高点头,道:“那走吧,下船了!”

    刚踏上码头,楚高就听到身后有人呼喊:“少主,等等我!”

    叫自己少主的,楚高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他转身看向来人,有些耐烦的道:“楚江,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要叫我少主,也不要跟着我,你赶紧去白鹿书院不行吗?”

    “可是少主,您是第一次来巴陵,肯定需要向导,您放心,我对这里很熟,绝对让少主您不虚此行。”

    楚高以手抚额,有些无奈的道:“我和你是同辈的本家兄弟,不是什么主从关系,你一口一个少主的叫着,让人很别扭你知道吗?如果你无法摆正自己的心态,做不到和我平等相处,那就请你不要再跟着我好吗?”

    摆脱了狗皮膏药似的楚江后,楚高和几个丫鬟并一众护卫来到了岳阳楼附近的太白楼,包下了一个院子。

    一番收拾之后,楚高叮嘱几个丫鬟自己要闭关,吩咐在他没出关之前不要让人打扰。几人走后,他关上房门,取出一堆灵石,布置了一个简易的聚灵法阵,而后便盘坐其中,取出传功玉符,一边运转五行炼体决,一边开始参悟五行秘典。

    这部功法,只要是觉醒了金木水火土五种灵根的人就能修炼,但若要修炼至圆满境界,却是非楚高这样的先天五行灵体不可。另外,五行秘典修至小成,可随意改变自己的体貌特征,就像之前顾清风变成猥琐少年那样,连与他同层次的苏长青都无法识破;修至大成,可以衍化出一具单属性灵体的分身,但前提你的本体必须是这种属性的先天灵体;若是修炼到圆满境界,则可同时衍化出五具分身,当所有分身与本体融合时,可以让本体短时间内提升一个大境界,其神奇可见一斑。

    楚高这次的闭关持续了五天,只是结束后他却没有通知任何人,而是悄悄改变了容貌,趁人不注意溜了出去。原来,他已经将五行秘典修炼到了小成境界。

    走出太白楼后,穿过一条大道,楚高沿着城墙边的阶梯登上了城墙,来到了令他神往已久的岳阳楼前。

    登楼远眺,只见宽阔无边的云梦大泽波光粼粼,映衬着远处的君山,真是好一派湖光山色。距离城墙不远处有一条小路,路两边是萋萋荒草,阻断了宽阔的湖面,只在城墙与小路之间留下一个宽不过数丈的浅浅水洼。收回目光,再看楼内,四根楠木金柱直通楼顶,周围绕以廊枋椽檩,相互间以榫卯相接,满是雕梁画栋,配上楼顶覆盖的黄色琉璃瓦,更显庄严大气,除此之外,楼内还有李太白手书对联“水天一色,风月无边”和范文正公的《岳阳楼记》文章雕屏以及古往今来诸多文人墨遗留的文字墨宝。

    登岳阳楼,非是看山看水,一切的向往只因那厚重的历史气息和浓的化不开的文化底蕴。走下城墙,楚高忍不住感叹,千古风流,莫过于此。

    回到太白楼后,楚高并没有恢复原来的面貌,而是怀着恶趣味叩响了租住的院门。只是结果却让他很是郁闷,前来开门的绿衣竟一下子就认出了他。

    “我都变成这样了,你是怎么认出我的?”他问绿衣。

    绿衣撅嘴道:“看到鞋子时我就已经认出少爷了,等看到衣服和挂件时就更加确定了,只是看到脸时可把奴婢吓了一跳。要不是听到少爷的声音,我还真有可能会以为自己认错了呢!”

    楚高无语,合着是自己的衣服出卖了自己,可谁又能想到这小丫头看人不先看脸,而是从下往上看呢?

    回到房间,楚高恢复了本来面貌,他让绿衣把所有人都叫到屋里,人到齐后,他对众人道:“这几天我一直在闭关,也没能带你们到处逛逛,这样吧,今天下午给你们放个假,你们自己去随意转转。”

    “我们都出去了,那少爷呢?”

    楚高道:“我上午已经出去游玩了一番,下午就在院子里练剑,你们就不用管我了。”

    众人齐声拜谢:“多谢少爷!”

    “好了,去吧!”楚高挥了挥手,同时叮嘱道:“注意安全!不要随便跟人起冲突,这里毕竟不是庐州城。”

    所有人都离开后,楚高走到院子中央,手中飞虹斜指地面,他先是闭目沉思了半晌,待将剑招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后,才开始暗暗调动灵力,长剑也随之舞动起来。

    刚开始他舞的并不连贯,甚至还有些生涩,直到四五遍后才渐入佳境,而到了一个时辰之后,他已经将剑舞的虎虎生风,过了两个时辰,其剑势之凌厉,已是水泼不入。

    他正沉浸在这种如行云流水般的畅快中,一发不可收拾,门却突然被人撞开了。一名护卫闯了进来:“少爷不好了,几位姑娘在南湖被人欺负了!”

    听到护卫的话,楚高的剑招中一下子就带上了几分凌厉之意,一道红芒从剑柄处直冲剑尖,若不是他收手及时,恐怕这道火光就直直的奔着护卫去了。

    “怎么回事?把事情给我说清楚!”,楚高气势汹汹的收起长剑,冲到了护卫面前。

    “回少爷,事情是这样的,当时几位姑娘正在游湖,结果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一艘画舫,横冲直撞,几位姑娘搭乘的小船躲避不及,被撞上了。

    几位姑娘牢记少爷的叮嘱,本打算息事宁人,不与他们计较,接受了画舫主人的道歉便打算离开,可谁知那画舫上突然走出几个的浪荡公子哥,见几位姑娘生的貌美,就起了调戏之意,缠着几位姑娘不让走。

    幸亏兄弟们及时赶到,才没被他们得逞,可那些人却不依旧肯罢休,喊来护卫跟我们对峙,队长怕事情闹大,不可收拾,才派我回来请少爷拿主意。”

    楚高听的怒不可遏,却依旧保持着理智,问那护卫道:“你可知那些人是什么身份?”

    护卫答:“听说是什么巴陵四少,那领头的是什么太守的公子,其余的也都是官宦子弟。”

    楚高先是眉头微皱,可随即便又舒展开来,他把护卫叫到跟前,在他耳边好一番交代,等护卫领命离开,他也出了太白楼,径直往南湖而去。

    他腿上灵力流转,看似闲庭信步,实则脚下速度比常人快了不止一筹,没用半刻钟,便已到了南湖。他放眼望去,见偌大一个南湖,湖中心竟空空荡荡,连个船影都没有,只在一处湖岸边围了一大群人。他朝人群走去,还未靠近,就听到了绿衣那带着哭腔的声音,当下加快了脚步,三下两下挤开人群,见到几个丫鬟被护卫保护着,并没有受到伤害,他这才松了口气,扭头看向对峙的另一方。

    他本以为会看到几个尖嘴猴腮,形容猥琐的纨绔子弟,毕竟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调戏民女的人,能有什么好东西,却没想到,一看之下,竟是四个衣冠楚楚,人模狗样的俊美青年。若是平常时候遇见他们,楚高肯定会赞上一句风流倜傥,可现在这种情况,除了感叹人不可貌相之外,他还能说什么呢?这群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绣花枕头,竟然敢欺负自己的人,简直岂有此理!

    他朝四人拱了拱手,道:“在下楚高,见过几位兄台,不知几位带人堵住我的这些丫鬟和护卫,意欲何为?”

    四人中为首的青年上前一步,冲楚高拱手回礼,道:“楚兄有礼了!在下薛冲,家父乃巴陵太守,我身后这几位是岳阳王世子赵孟林,巴陵通判家的公子邹冼和巴陵城卫军指挥使的妻弟史瑞。”他先是向楚高介绍了几人的身份姓名,而后略带疑惑的问道:“听楚兄的口音,不像是宋人?不知来巴陵所为何事?”

    楚高道:“薛兄猜的没错,在下的确不是宋人,而是大唐庐州府人氏,来此是为了探亲,顺便领略一下巴陵美景,只是不知我这几个不懂事的下人是如何得罪了几位,竟惹得你们如此兴师动众?”

    薛冲哈哈一笑,道:“我还道楚兄是白鹿书院的学子呢,既然不是,那我弟兄几个想与楚兄打个商量,还望楚兄应允。”

    他嘴上说着商量,可听语气中透露出的狂妄却分明像是吃定了楚高。楚高虽知他不怀好意,却仍是不动声色的道:“薛兄有什么话还请直说。”

    薛冲一拍手,道:“我就喜欢楚兄这样的,痛快!”说到这他语气一转,道:“是这样的,我们兄弟四个看上了楚兄的这四个丫鬟,不知楚兄可否割爱?当然,如果楚兄舍不得也没关系,可以先借我们玩玩,等我们兄弟玩够了,再还给楚兄。”

    楚高回头看了看,见红黄蓝绿四人一个个吓得面色惨白,看向自己的目光中满是哀求与无助,他冲四人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示意她们放心,而后转回头看向薛冲,脸上的笑容变的更加浓烈。

    薛冲见状,以为楚高答应了,刚想说些什么,却冷不防的被楚高一巴掌抽在脸上。他一下子被打懵了,其实何止是他,围观的众人全都是一脸懵逼,前一秒还有说有笑的,怎么后一秒就翻脸了呢!

    薛冲一手捂着脸,一手指着楚高,怒道:“姓楚的,你什么意思?”

    楚高向前斜跨一步,躲开他的手指,在他另一侧脸颊上也来了一巴掌,道:“我就是这个意思,你难道还想让我再意思意思?”

    薛冲怒极,伸着的手猛握成拳,横击楚高面门。楚高早料到对方会有这一手,身子一矮躲了过去,而后他快速挥拳,趁对方未及收拳之际,一拳捣在他左肩,打的他一个踉跄,跌坐在地。

    直到此时,周围众人才反应过来,赵孟林上前扶起薛冲,邹冼和史瑞则从两侧夹击楚高,楚高同两人对了两招,察觉自己不是两人对手后,便跳出战圈,退到了护卫身旁。薛冲见状,怒不可遏的道:“姓楚的,难道你就只会偷袭吗?”

    楚高咧嘴一笑,道:“我什么时候偷袭了?那两巴掌只不过是想打醒你的白日梦。”

    赵孟林上前一步,道:“你如此嚣张,就不怕走不出巴陵城吗?”

    楚高伸手掏了掏耳朵,道:“论嚣张我可比不了你们四个,大白天狎妓不说,还想调戏我家丫鬟,甚至我这个主人来了之后,竟还不知收敛,想以权势逼我就范,将丫鬟送与你们,如此嚣张蛮横,无法无天,究竟是谁给你们的勇气?”

    史瑞道:“那又是谁给你的勇气敢抽当朝国舅的耳光?”

    楚高一愣,看向薛冲道:“我说你一个区区太守的公子,怎么能让堂堂岳阳王世子跟在你屁股后面吃灰?原来竟是国舅爷当面,真是失敬失敬!”

    薛冲一声冷哼,道:“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还不乖乖把那四个丫头交出来,你只要照我说的做,自抽二十个耳光,再跪下给我磕头道歉,我可以当刚才的事情没发生过。”

    楚高装模作样的揉了揉手,道:“你可以当做没发生过,我却不行,毕竟我的手现在还疼着呢!”

    薛冲咬牙道:“你想找死嘛?”

    楚高嘿嘿一笑,道:“皇帝后宫有三千佳丽,就算每个佳丽只有一个兄弟,那也有三千个,你只是皇帝三千个小舅子中的一个,而且还是宋国皇帝的小舅子,可决定不了我这个唐人的死活。”

    邹冼道:“那也得你能离开巴陵城再说。”

    “没错!”薛冲接话道:“就算你能离开,那你的亲戚呢?你不是来探亲的吗?”

    楚高刚想说话,却突然感觉身后一阵寒气袭来,然后就听到周围人一阵惊呼,他回头看去,当目光接触到湖面时,他一下子愣住了。只见不久前还是波光粼粼的湖面,此刻竟结了一层薄冰,在冰面之上,一个白衣如雪,黑发如瀑的年轻女子正缓步朝人群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