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猴哥送我去异界 > 正文 第16章 流云城,萧青竹
    看着赵孟林的身影消失在转角,楚高正欲离开,却再次被人拦下了。这次拦住他的是一个看起来十六七岁的少女,头戴孔雀簪,耳挂流云坠,身穿粉色绣花百褶裙,身姿婀娜动人,脸上写满了俏皮。

    只是这个看起来本应该是个活泼灵动的少女,此刻却直勾勾的,眼睛连眨也不眨的盯着楚高,不言也不语。给人一种十分违和的感觉。

    楚高被她看的有些不自在,忍不住开口道:“姑娘,你干嘛这样一直直勾勾的看着我?”

    那姑娘眨动着明亮的大眼睛,十分认真的道:“我看你自然是因为你好看,和花一样好看。”

    楚高愣了一下,这话虽然是好话,可听起来却让人感觉很是别扭。最主要的是,自己可是男的,是雌雄莫辨中的雄性,夸自己像花像话吗?

    他有些不自在的别过头,道:“多谢姑娘夸奖,但能不能请你不要再用看花的眼神看我,毕竟我是人,不是花。”

    姑娘的眼角笑意渐生,但楚高却没有看到,他只听到姑娘说:“我当然知道你是人,不是花,我看花时,花从不说话。”

    楚高心里咯噔一声,这绝不是正常人嘴里能说出的话。他心下快速的盘算,思量着该如何摆脱这个神经兮兮的女孩。不经意的一瞥间,却发现姑娘的脸上不知何时已如春风化雨般,漾满了灿烂的笑容。仿佛九天之上的仙女,一下子来到了人间,那份俏皮与灵动显得无比真实。只是前后的反差太大,楚高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姑娘你…你这是?”

    那姑娘向楚高盈盈道了一个万福,轻启朱唇道:“小女子赵梦琳,见过楚公子。”

    楚高连忙回礼:“在下楚高,姑娘有礼了!”

    赵梦琳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轻语道:“公子还真是气度雍容,沉稳大气,听到小女子的名字竟然没有一丝的惊讶!”

    楚高哪里是不惊讶,只是尚未回神。若是这姑娘一开始便以这种状态出现,虽然仍会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但楚高也决计不会如此失态,实在是这一前一后两种精神面貌的反差太大。

    偷偷吁了口气,楚高暂时稳住了心神,一副谦恭有礼的架势道:“不知赵姑娘拦住在下所为何事?”

    赵梦琳脸微微一红,略带娇羞的道:“楚公子可以称呼我的名字,梦琳,梦想成真的‘梦’,琳琅满目的‘琳’。之所以拦住公子,是因为看到公子与王兄相谈甚欢,以为公子与他那些狐朋狗友一般,所以才想戏耍公子一番,却没想到误会了公子,公子你是真正的正人君子,小女子多有冒犯,还请海涵!”

    楚高的脑子飞速转动,很快便想通了一切,这姑娘是之前那个赵孟林的妹妹,是郡主,两人的名字同音不同字。

    她不喜自己的哥哥与那些纨绔混在一起,认为是他们带坏了自己的哥哥,又错认为自己也是纨绔,所以才会捉弄自己。这一切都能说得过去,可楚高却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算了,想不通就不想了,你捉弄我,那我也捉弄你一番。于是他故意装傻道:“王兄?哪个王兄?我不认识什么姓王的人啊!姑娘你是不是认错人了,你那么关心那个王兄,他难道是姑娘的未婚夫?”

    赵梦琳盯着楚高,眼睛眨巴了两下,毫无预兆的,豆大的泪珠就一个接一个的顺着脸颊滚了下来,打了楚高一个措手不及。

    他是真的想不明白,这些女人的眼睛里是不是都藏着水电站,想放电就放电,想放水就放水。不过幸好,自己有绝招。他一声大喊:“够了!”效果立竿见影,他甚至看到对方眼框里那滴已经涌出一半的泪珠又缩了回去。接下来就是老调重弹,他留下一句“我已经把你哄好了,你再哭可就不关我的事了!”之后就施展追星逐月步第六重境冯虚御风中的一式迷踪幻影一溜烟的跑远了。

    一众丫鬟和护卫强忍着笑意,朝着楚高离开的方向的追了过去,只留下赵梦琳一人在原地气的咬牙切齿。她可是修习过媚术的,没想到却遇上了这么个奇葩。突然她腰间佩戴的一块玉佩颤动了一下,那是一块可以多次使用的且设有反追踪装置的传讯玉符。她将玉符握在手中,一缕神识探入其中。片刻后她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喃喃道:“金、水两种属性的先天灵体,白鹿书院院长和南山书院山长都抢着想要收徒的天才,小我四岁相貌还是一流,一切都好,就是有些不解风情,不过没关系,姐姐会把你调教好的!”

    另一边,一回到太白楼,楚高立刻就让人收拾东西,又买了一些马匹代步,出城后沿着云梦泽一路向西行了两百里。在夜色降临前赶到了位于云梦泽西南角的南照镇,在镇上宿了一宿。第二天又向北行了六七百里,抵达了位于唐宋边境的流云城。

    流云城因剑圣苏流云闻名于世。作为剑圣的故乡和飞升之地,每天都有大量的剑道修炼者慕名而来。城中的流云剑道院更是由剑圣的大弟子萧青竹亲自坐镇,是仅次于轩辕城和神剑阁的剑道修炼圣地。

    进入流云城,一行人首先找到了位于城西的千珍万宝楼分部。在见识到楚高手中的玄武令牌之后,流云分部的掌柜苏鸣立刻就热情的将一行人迎到了后堂会厅,各种灵材灵果摆了好几桌。

    吃饱喝足之后,楚高只是随口提了一句流云剑道院,苏鸣立刻就大献殷勤,“少主若是有意前去参观,属下立刻派人前去安排!”

    楚高有些惊讶,“苏掌柜在剑道院有门路?竟能随意安排人进去参观!”

    苏鸣连连摆手,到:“属下哪有那么大的面子,是楼主,楼主与萧掌院可是莫逆之交,两人时常在一起论道切磋。”

    听了这话,楚高眼睛一亮,两个大眼珠子一阵滴溜溜乱转,扭头对身旁的黄衣道:“既然是小姨的好友,那就是我的前辈,我这个做晚辈的必须得去拜访啊!你赶紧去备一份厚礼,稍后我要去拜访萧前辈。”

    等黄衣备好礼物,楚高便与四个丫鬟一起,出门向不远处的流云剑道院行去。到了剑道院门口,楚高向门前持剑卫士表明身份,道明来意。待卫士进院通报,不一会便有一中年妇人出门来迎。

    楚高随着那妇人进入剑塔,到了第三层后,妇人冲楚高一礼,道:“妾身的权限只到第三层,请阁下自行登楼吧,掌院在顶层等候!”说完她转身下楼去了。

    听到自己能上第九层,楚高忍不住心下感叹,小姨的名头还真是好使。一般能上剑塔第九层的人有两种,一种是万中无一的剑道天才,一种是修为达到化神境的大佬,没想到自己这个筑基期的小菜鸟竟也能有此殊荣。他精神振奋,当下不在多想,踩着楼梯蹬蹬蹬的到了第九层。

    第九层不像其他八层,没有那么多的摆设,仅有一块遍布剑痕的黑色石头,和围绕石头摆放的九个蒲团。其中一个蒲团上盘坐着一个身穿青色道袍的女子,想来就是流云剑道院的掌院萧青竹了。

    楚高见她双目紧闭,周身剑光缭绕,明显是在修炼,不敢打扰,便一直站在楼梯旁等候。

    等了差不多一个时辰,楚高站的腿都麻了,萧青竹才停下修炼。她睁开眼睛,却不看楚高,只淡淡的吐出一句话,“是融丫头让你来的?”

    高人有些脾气可以理解,但楚高却没想到这萧青竹脾气如此古怪,明明同意了见自己,却还让自己等那么久。当然,自己作为后辈,等等也没什么,可自己等也等了,站也站了,到头来你却连正眼看我一眼都不肯。既如此,我提出拜访的时候你直接让人拒绝不就行了,何必整这么一出。

    楚高心中满是怨念,面上却未展露丝毫,听到问话,忙恭敬的答道:“回前辈,是晚辈路过流云城,听说前辈与我小姨之间关系莫逆,一时起意,前来拜访,若有打扰,还望前辈见谅!”

    萧青竹依旧未看楚高,声音清冷的道:“我想也是,融丫头又怎会让人来扰我清静。不过你既然来了,我也不能没有表示,你把融丫头送你的那柄剑留下,我帮你放在洗剑池里洗洗。”

    听到萧青竹的前一句话,楚高有些生气,可听到后一句,他立马就喜笑颜开了。他来此可不就是为了洗剑池吗?因此他没有丝毫犹豫,立刻召唤出飞虹,双手捧着,恭恭敬敬的送到了萧青竹身前。

    萧青竹抬手间将剑收起,道:“你回去吧!两天后我会让人把剑送回去。”

    楚高实在是开心极了,在洗剑池中泡两天,绝对能让飞虹剑的品阶从中阶下品提升到中阶中品,甚至更高。他有点得意忘形的道:“其实不用那么着急的,晚辈虽然赶时间,但一年半载还是等的起的。”

    听到这话,萧青竹终是忍不住扭头瞥了楚高一眼,“你真的是楚平君的儿子?”

    楚高心头一颤,眉毛一挑,“前辈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没想到,一向谦和有礼,守身持正的楚平君会生出你这么个厚脸皮的儿子!”

    楚高挠挠头,嘿嘿傻笑道:“我那不是想跟前辈开个玩笑吗?对了,听前辈话里的意思,似乎跟家父很熟?”

    萧青竹道:“你想多了,我与你父亲仅有的一面之缘,还是因为你。”

    “前辈说笑了,我连我父亲的面都没见过,怎么可能是因为我!”楚高诧异,摇头表示不信。

    萧青竹道:“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你外公一生无子,唯有两个女儿,因此对子嗣一事很是看重。当他得知你母亲怀有身孕时,高兴的简直要疯了,大发请帖,邀请了九国帝王和各大势力的首脑人物,甚至连靠近天源大陆与人族亲近的几位妖皇也受邀而来。

    我就是那时在你外公身边见过你父亲一面。当时的场面真可谓是盛况空前,足以比肩各大帝国皇帝的继位大典了。以至于在酒宴上有人调侃说,是不是你外公想立你为北冥世家的家主,所以才会提前造势。”

    楚高正在脑海中想象着当时的盛大场景,听到最后一句时却心头一颤,忍不住脱口而出道:“是谁在挑拨离间?”

    萧青竹被问的一愣,旋即她解释道:“这只是酒宴上的一句玩笑话,虽然有些不合时宜,但也应该没你说的那么严重。”

    楚高摇了摇头,道:“有一句话叫‘说者无心,听着有意’,有些话在一些人听来是无关紧要的,可听在有些人耳中,却足以诛心。”

    萧青竹轻轻摇头,“你若是真想知道,我告诉你也无妨,但你得先保证,决不能让除了你我之外的任何人知道是我将这个消息告诉你的,否则我流云剑道院怕是会有灭顶之灾!”

    楚高前所未有的郑重道:“前辈放心,我就是魂飞魄散,真灵寂灭,也绝不透露丝毫。”

    萧青竹道:“既如此,那你听好了,那人就是东方世家的少主,名叫东方伯的便是。”说完她挥了挥手,示意楚高可以离开了。

    楚高躬身行了一礼,“多谢前辈,晚辈告辞!”

    到了外面,他长长的舒了口气,然后若无其事的领着四个丫鬟愉快的玩耍了起来。

    他们参观了剑圣故居。

    吃了剑圣吃过的面。

    喝了剑圣喝过的水。

    爬了剑圣爬过的树。

    在剑圣被狗咬的地方撒腿狂奔。

    在剑圣摔倒的地方假装跌跤。

    最后还花了五百文钱在剑圣曾经吐过口水的人家门前吐了口水。据说那家人因此攒下了丰厚的身家,成为了流云城排名前十的大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