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猴哥送我去异界 > 正文 第18章 诗坛最‘靓’的仔
    ……十二月十七日,一行人来到了位于蛇形道蛇眼位置上的永平城。

    蛇形道又叫蛇形山,其主要山体都隐于水中,唯有一条最宽处仅有五十余里的狭长山脊露出水面,从云梦泽西岸蜿蜒着向湖中心延伸出两千余里。

    其尽头像是一个张开的巨大蛇吻,朝着原山岛的方向吐着信子。也因此,处于蛇眼位置上的永平城算是陆上距离原山岛最近的一座城,其距离庐州城的直线距离仅有两千八百三十二里半。

    楚高到永平城来的原因有二,其一不用说,自是因为从这里回家近,其二则是因为一家面馆。

    庐州城现任城主宁玄仲是个十分狡猾的大吃货,自从楚高启灵之后,他就常常到楚家找楚高攀关系套近乎,还每次必提自己家乡的吉祥面馆,称里面的面食天上少有,地上难寻,好吃到能让人忘掉自己是谁!怂恿楚高一定要去试试,还强调最好是十二月的中下旬去。

    如今楚高来了,可当他按照路人的指引,站在永平郡王兼城主府的大门前,扭头看向左侧斜对面的角落,见到了那块写着‘吉祥’二字的小小招牌时,却不禁有些失望,同时在心里给宁大城主打上了一个不靠谱的标签。

    来到面馆门前,弯腰挤进那个对高个子和胖子十分不友好的门,楚高心底的失望一下子就从八分降到了三分,没想到这面馆竟是个瘪嘴葫芦,入口虽小却内有乾坤。

    刚进到其中,就有一股极其特别的诱人香味占据了楚高的鼻腔,攻陷了他的味蕾,让他忍不住口中生津。当下他顾不得招呼其他人,先给自己要了一碗银鱼鳝丝面。

    当第一口面吃进嘴里,楚高就再也没有失望了,只觉得不虚此行。吃完了面,他在店里四下打量,发现墙上的橱柜中摆放着许多卷轴,就好奇问了一下,得知是一些食留下的墨宝。

    他走进搭眼一瞧,竟有许多自己耳熟能详的名字。他有些狐疑,向身旁的一名食请教道:“唐伯虎和李白真的来过这里?”

    那人看了楚高一眼,淡定的将身前的半杯残酒一饮而尽,咂了咂嘴,道:“这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经常的事嘛!前天来了个孟浩然,昨天走了个柳宗元,就刚刚,有个叫苏轼的耍酒疯写了一堆东西还在那边的桌子上扔着呢!”

    楚高跑过去一看,见上面墨迹未干,写着‘饮酒半斗复半斗,酒醉我不醉!流离辗转半生苦,谁人笑东坡?’

    这应该是真的醉了,楚高心下思量,不然就不是‘谁人’,而是‘谁敢笑东坡’了!他走回那名食跟前,有些急切的问道:“东坡先生人呢?”

    那人提着空酒杯在桌上敲了敲,反问道:“什么人?”

    “苏轼苏东坡啊!”

    “苏什么?你说的名字太长我没听清。”

    听着酒杯一下一下的敲击着桌子,楚高一拍脑袋,当下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坛酒,敲开封口就要倒酒,却被那人拦了下来:“你这少年也忒莽撞了,怎么能如此倒酒,看不到坛口大而酒杯小吗?正所谓‘坛大杯小酒洒了,一坛只能饮半坛,莽撞少年不识货,真神面前问假神!’”说完他手指一挥,酒坛中立刻飞起一道酒线,落到杯子里正正好好七分满。

    这一手虽不甚高妙,但没有元婴境的修为也很难玩出来。于是楚高不得不将眼前之人重新打量了一翻,却什么也没看出来,他拱了拱手,道:“小子失礼,还未请教先生高姓大名?”

    那人饮一口酒,夹一根笋,嚼了两下,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这焦陂的酒不错,但你小子就差了点意思,到现在才想起问老夫的名号,不过你是不是忘了些什么东西?”

    楚高楞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他躬身道:“是在下疏忽,晚辈楚高,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这就对了吗!提醒你一下,我姓张!是大唐诗坛最独特的一道风景线!”

    “张若虚?”

    “不对!”

    “张九龄?”

    “不对!”

    “张说?”

    “哎我说你这家伙怎么脑子一点都不灵光呢?我承认,他张若虚、张九龄和张说是有些才华,但能跟我比吗?我张打油写诗可是从来不分时间场合,张口就来,不信我现在就赠你一首,酒倒一杯喝一杯,饭来一碗吃一碗,吃饱喝足我就撤,留你个憨批抵饭钱。哈哈,怎么样?”

    楚高愣住了,目瞪口呆的那种。如果不是打不过这家伙,他真想一巴掌直接抽过去,把眼前这家伙打到冒油。耽误了小爷半天时间,害我有可能错过见偶像的机会,结果你说你叫张打油。

    楚高努力维持住自己脸上的笑容,十分违心的恭维道:“不成想先生竟是打油诗的创始人,引领时代潮流的一代宗师张打油,今日能见到先生,真是三生有幸!还请先生告知东坡先生的行踪。”

    张打油被夸的有些飘飘然,听了楚高的问话,想也没想就直接答道:“苏东坡啊!被他弟弟派来的人带走了,此刻应该早就出城了!”

    楚高闻言面色一黑,再次拱了拱手,道:“先生慢饮,在下还有事,就先告辞了!”言罢他直接转身走出了面馆,站在门口生闷气。

    忽然一阵香风飘过,他转身一看,只见到一道黄色的身影跑进了面馆。

    那是一个身穿黄衣的少女,背影看上去很像楚楚,只是比楚楚要高一点。她一进到店里,里面的嘈杂瞬间就消失了。楚高有些好奇,站在门口侧身往里瞧,瞧见了一出怪异的景象。此前在面馆里咋咋呼呼,嚣张异常的那些纨绔痞子们,此刻竟被吓得把头埋在面碗里,身子微微颤抖,就像是见了猫的老鼠。与之相反,那些安安静静用餐的人则大多都笑着向那姑娘点头示意,像是十分熟识的朋友。

    他看着那姑娘跑到正在收拾碗筷的老店主跟前,叫了声“吉祥爷爷”,然后就一溜烟的跑进了后厨。

    看她那跳脱的样子和调皮的笑声,再结合店里人的不同反应,楚高猜测这姑娘应该是一个非常具有侠义精神,爱打抱不平且十分不安分的主儿。像这样的人,只要不是被从小惯坏的,刁蛮成性的,一般都还挺讨人喜欢的。

    就像楚楚,如果不是自己的妹妹,楚高绝对会写诗赞美她的。

    刁蛮而不失温柔,任性中透着可爱。

    想到楚楚,楚高一时有些失神,嘴脸不自觉的扯出了一丝弧度,只是其中的酸甜苦辣,就只有他自己能体会了。

    突然,他感觉有人在拽自己的衣袖,低头一看,见是苏焕,好奇道:“小阿焕,你有什么事吗?”

    苏焕调皮的眨了眨眼睛,脸上的笑容有些小狡黠,问楚高道:“楚大哥,你是不是喜欢那个黄衣服的姐姐?一直盯着人家的背影。”

    楚高在他脑袋上轻敲了一下,“小小年纪不学好,脑子里整天想什么呢?我连人家的脸都没看到,和她不过是擦肩而过的缘分,你都能扯到喜欢不喜欢上,那若是我与她说几句话,是不是就能谈婚论嫁了?”

    苏焕表情夸张的揉了揉脑袋,忽而又很是认真的道:“我爹说过,有些人天天见,却一直形同陌路,而有些人哪怕只是远远的相互望了一眼,却能一见钟情。”

    楚高笑了,道:“那我可得保护好自己的眼睛,否则远远的可就看不见了!”看着苏焕撅着嘴,一脸不高兴的样子,楚高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道:“你还小,不要整天想这些没用的东西,再说了,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一见钟情!”

    苏焕推开了楚高的手,气哼哼的道:“才不是没用的东西,我爹和我娘就是一见钟情。”

    楚高无奈的耸耸肩,你开心就好。

    ……在城中住了一宿,第二天又去了一趟吉祥面馆一行人才离开永平城,乘船回了庐州。

    到了家里,楚高先带着苏焕去湖心小筑见了二老,两人都很喜欢苏焕,直接将他留在了岛上。

    离开湖心小筑,楚高又去了风铃阁找楚楚,却被喜鹊和百灵两个丫鬟挡在了门外,说什么少爷没有在小姐回来的第一时间前来迎接,小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风铃阁里的丫鬟都是楚楚自己亲自把关挑选的,正好应了那句‘有其主必有其仆’,个个都是无法无天的主。

    楚高拿楚楚没有办法,自然也奈何不了这些只听楚楚话的丫鬟,只能老老实实的吃了闭门羹,然后悻悻的回了竹林里。

    穿过幽深的小径,看着老老实实的立在院子里的红黄蓝绿四人,楚高有些惊讶。走到几人跟前,笑着问道:“怎么了这是?”

    看着几人根本不敢接话,只是一个劲的冲自己使眼色,楚高哪里还能不明白。搞了半天自己之所以在风铃阁吃闭门羹,是因为正主跑到自己的地盘来堵自己来了。

    于是他一边往前走,一边故意大声道:“这个楚楚也太过分了,我这个做哥哥的去看他,她竟然敢闭门不见。”

    一脚跨过门槛,待看清厅中的情形后,楚高忍不住嘴角抽了抽。此时正堂前的两个主座上,一左一右赫然坐着一人一猴,俱都面色不善的盯着楚高。

    轻咳了两声,楚高故作惊讶的道:“原来你在这里啊!楚楚,怪不得我刚刚在风铃阁没找到你!”

    楚楚一拍桌子,哼道:“少在我面前嬉皮笑脸,老实交代,你这些天都去哪了?”

    “去巴陵城看望小姨去了。”

    “去巴陵用的着一个多月吗?”

    “不要在意这些小事,哥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什么好消息?”

    “小姨她同意见你了,让我下次去的时候带你一起呢!”

    楚楚的眼睛中闪过一丝亮光,却刹那即逝,她摆了摆手,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嘟着嘴道:“有什么了不起的,她不愿见我,我还不想见她呢!”说完她站起身,抓起另一边椅子上的小白,面无表情的从楚高身边走过。

    楚高有些郁闷,冲着楚楚的背影道:“那你去还是不去?你要是不去,我下次就不叫你了!”

    楚楚回头露出小白牙凶狠的瞪了楚高一眼,道:“你要是敢不叫我,我就让小白挠你。”说话的同时她把小白向前举了举,那死猴子还十分配合的冲着楚高张牙舞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