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猴哥送我去异界 > 正文 第21章 南山书院
    他的速度很快,途中路过山前小镇时也没有丝毫停留,十多里的路程不到半刻钟就到了,看到书院的第一眼,楚高就爱上了这里。这个天源五大院之一的南山书院山门前没有任何建筑,只在道旁栽有一块巨石,上书‘南山书院’四个大字,楚高上前细看,见落款处只有‘李二郎’三字,他略一思忖,便猜出了这是何人手笔。

    沿着山道前行,先见桃李成林,后有松柏成荫,再往上,转弯处是一株株牡丹芍药,有的花开正艳,有的已干瘪枯萎。行至一处凉亭,亭子两边皆是悬崖,唯一条小径可供通行,站在亭中向崖下观瞧,可见一根根老藤贴在崖壁上,密密麻麻。

    楚高只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快步穿过了这段狭窄的山道。他有一种感觉,在通过凉亭的时候有什么东西盯着自己。

    又行了一段,他遇到一个岔路口,也第一次在山道上看到了除自己之外的其他人,此时他才突然察觉到不对劲,如今正是书院对外招生的时候,虽然已经是第三天了,但也不至于一个人都没有吧!怎么自己走了半天才在此处见到一个满头华发的老者,这模样,怎么看也不像是来参加考核的啊!而且这一个岔道两条路自己也不知道该走哪一条啊!

    他正疑惑间,却看到老者在向自己招手,他走到老者身前,行了一个晚辈礼,问道:“老人家找我有什么事吗?”

    老者摇了摇头,道:“不是我找你,是你找的我。”

    这是话里有话啊!楚高再次行了一礼,恭敬道:“老人家有什么指教吗?”

    老者道:“你若是听我的,那就回去。”

    “回去,回哪去?”楚高问道。

    “回到你自己认为你该回的地方。”

    闻言楚高闭上了眼睛,屏息凝神,片刻之后,他睁开眼,发现自己站在凉亭里,他再次闭上眼睛,睁开后发现自己又出现在了山脚道旁的石碑前。碑前的地面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块玉牌,他弯腰将其捡起,发现上面刻着自己的名字。他认出这玉牌是书院学生佩戴的身份玉牌,可自己连考核都没参加,怎么会有自己的玉牌?

    回想之前种种,他猜测自己可能陷入了幻境,只是他想不明白,自己是什么时候中招的,又是怎么中的招?难不成自己还没到书院呢,考核就已经开始了?

    他先在脑海中想着咬自己手指看疼不疼来确定是不是幻境,而后把手指伸进嘴里,脑子里想着咬手指,可实际上他咬的却是指甲,因此,当大脑接受到疼痛信号时,他也就确认了自己的处境。

    就在他开始思考要如何破除这幻境时,眼前突然一花,他又出现在了岔路口的老者身前,手中还拿着那块玉牌。

    他挠了挠头,疑惑道:“老人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人道:“不要问,问我也不知道,知道我也不会说,说了你也不明白。”

    楚高继续挠头,道:“您老彻底把我给搞糊涂了。”

    “糊涂就对了,上山去吧!”老人指着两条路中的一条道。

    “那这个呢?”楚高把握有玉牌的手伸向老人。

    老人笑着看向楚高,道:“你不就是为了这个来的吗?”

    “可我还没参加考核呢?”

    “你知道考核的内容是什么吗?”

    “不知道。”

    “你知道考核的地点在哪吗?”

    “不知道。”

    “那你怎么知道自己有没有参加过考核呢?”

    “难道是幻境?”

    “幻境?哪有什么幻境?一切都是你自己的臆想而已,你一方面把书院想的过于神奇,一方面又以常理来揣度它,自然会陷入到矛盾当中,在一个错误的逻辑中,你想的越深,就错的越多,最后甚至会怀疑自己,怀疑一切的真实性,这就是你以为的幻境。”

    “那这玉牌是怎么回事?我上山时手里可没有。”

    “现在有就行了。”老人向山上指了指,接着又向山下指了指,道:“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闭嘴,自己上山去,要么继续问,看我是回答你,还是把你扔下山。”

    楚高果断的选择了闭嘴,朝着老人刚开始指的那条路走去,边走还边小声嘀咕:“不问就不问,有什么大不了的,问了那么多,却越问越糊涂,指不定你这老头也是假的呢?”

    继续沿着山道前行,楚高竟然感觉浑身上下都轻快了不少,他心下揣测,难道之前的山道被施了什么手段用来考核,只要能走上来就算是通过?他轻轻点头,认为自己的猜测十有八九是对的,便忍不住吐槽起山下的老者,“真是个故弄玄虚的怪老头。”

    由于脚下轻快,他的速度便比刚上山时快了不少,伴着沿途的风景,不知不觉间就到了书院前山。只是还不等他停下脚步细细观瞧,便有一股香风扑来,这场景他熟,于是便看也不看的直接张开双臂,将来人搂进了怀中,同时开口问道:“楚楚小丫头,你怎么知道哥哥会这个时候到,还专门跑来迎接我?”

    等了片刻没有等到回应,加之感觉怀中之人身体有些僵硬,他疑惑的低头,然后猛的将人推开,尖声叫道:“怎么是你?”

    此时的小蛮面色涨红,心里是又气又急,她本打算在书院众人面前跟楚高表现出亲密的模样,这样事情传来之后,肯定会有一些仰慕自己却又自命不凡的家伙来找楚高麻烦。谁成想这混蛋上来就直接动手,把自己给抱住了,虽说这样的效果会更好,可在她原本的剧本里可没有被人占便宜的打算。

    她气咻咻的瞪着楚高,说了句“你等着!”转身就要走。楚高哪能就这样让她离开,不然误会就解释不清楚了,他忙一把拉住小蛮的手,解释道:“小蛮姑娘,这次真的是个误会,我以为是我妹妹楚楚来接我,哪能想到会是你呢?”

    小蛮一把甩开楚高的手,有些惊讶的道:“楚楚是你妹妹?”

    听这语气,明显是认识自己的妹妹,楚高忙点头道:“是是是,我们还是双胞胎呢,小蛮姑娘,既然你也认识我妹妹,那咱们之间的恩怨就一笔勾销,化干戈为玉帛好不好?”

    小蛮嘴角挂着冷笑,道:“本来咱们之间是没什么的,我最多找人揍你几次也就了结了,可你既然是楚楚的哥哥,那咱们可就要好好说道说道了!”

    看着她在提起楚楚时的咬牙切齿的模样,楚高忍不住挠头,楚楚是怎么得罪这丫头了,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他低声劝解道:“小蛮姑娘,你跟我妹妹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要不等会儿我把我妹妹找来,咱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聊聊,把误会说开了,大家化敌为友多好!”

    看着小蛮面色不善,他又补充道:“当然,如果我妹妹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一定让她给你道歉。”

    闻听此言,小蛮眉角一挑,“真的?”

    “当然是真的!”见小蛮语气缓和,楚高连连保证道。

    “这可是你说的!”小蛮盯着楚高,见他点头,才接着道:“我也不是个不讲理的人,只要你能让楚楚在演武场上当着众人的面真诚的给我道歉,剩下的一切都好说。”

    “这不太好吧!”楚高有些为难,“我妹妹脸皮薄,爱面子,大庭广众之下会让她下不来台的,要不我代她向你道歉?”

    见楚高要维护自己的妹妹,小蛮觉得自己被敷衍了,于是赌气道:“行啊!不过你要跪下给我道歉!”

    听到这话,绕是楚高脾气再好,心中也不免气恼,他冷着脸,道“你既不是我的长辈,又不是我未婚妻,我凭什么向你下跪,再说了,你和我妹妹之间,谁对谁错还不一定呢?我不过是不想多事,才会处处顺着你,没想到你却蹬鼻子上脸,得寸进尺!你当自己是公主啊,金枝玉叶!谁都要捧着你?”

    “你...”小蛮手指着楚高,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他从小被自己父亲捧在手心,娇生惯养,哪里被人这样呵斥过,心下委屈,眼眶一红,眼泪就出来了。

    见他哭了,楚高也觉得自己的话有些重了,想要安慰一下,小蛮却扭头哭着跑开了。

    这下可算是捅了马蜂窝,本来周围人只是指指点点的议论,待看到小蛮哭着跑开,一下子就有许多人把楚高围住了。

    “你一个大男人欺负小姑娘,还要不要脸了?”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就是,人家姑娘好心出来迎你,你却把人家气哭了,不会是想要始乱终弃吧?”这道刻薄的声音一出,人群霎时间安静了下来,不过也仅仅是一瞬间而已,紧接着说话的人就被一群男人指着鼻子臭骂了一顿。

    有的说宁仙子冰清玉洁,洁身自好,怎么可能会跟这家伙有什么牵扯,你个长舌妇少在这搬弄是非。

    有的说你这个女人肯定是因为小蛮姑娘人美心善家世好而嫉妒她,却不知嫉妒只会令你这个大猪头更加令人厌恶。

    总之林林总总,说什么的都有,可见那些整日里无所事事,却喜欢造谣生事,连自家的事都处理不好,却还整天议论别人的人是多么的不受待见,那些随心所欲,口无遮拦的人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都有拿软刀子杀人的嫌疑,待到日后清算,怕是免不了下拔舌地狱,要到油锅中走一遭。

    楚高见众人转移了注意力,心下虽感激这位女侠为自己挡了灾,可心里对这样的人却着实厌恶,忍不住也嘟囔了一句“活该”,却不料他的小声嘀咕竟被众人听在了耳中,换来所有人的齐齐呵斥:“住口!”

    他连忙闭嘴,见众人面色不善的盯着自己,有几个还在自己身上上下逡巡,看样子是在研究从哪里先下手,他连忙提醒道:“这里是书院,打架可是要受处分的!”

    “用不着你提醒,书院的规矩我们比你熟。现在,我元稹,要挑战你,你,敢不敢应战?”

    看着面前这个丰神俊朗的男子,楚高一愣,元稹?难道是那个负了崔莺莺,害的薛涛出家,刘采春自杀的元稹?他试探着问道:“令尊可是元讳宽?”

    见元稹点头,他再次问道:“阁下可识得白居易?”

    元稹笑着指着周遭众人,道:“你问问他们,此处有谁不识得白学长。”随后他又有些炫耀似的道:“你是怎么知道白学长跟我的关系是最好的?这事我可没告诉过其他人。”

    楚高瞥见他得意的样子,心下就已经决定,不管对方是不是那个‘曾经沧海’的元微之,一顿揍他是绝对跑不掉的,他伸出一根手指,道:“三个月后,咱们演武场上见!”

    说完他挤开人群要走,却被元稹一把拽住,“先生经常教导我们,要今日事,今日毕。眼下天色还早,何不今天就把事情解决了?”

    “就是,反正早晚要打,何必要等到三个月后呢?”

    “别磨蹭了,打铁需趁热,打架要趁早,我们还等着看好戏呢!”

    看着众人一副雀跃的样子,楚高心中嘀咕,你们当我傻啊,我这个只学了几种武技的小菜鸟怎么跟这个老油条斗,想到这他哼哼道:“我今天才加入南山书院,还什么都没学到呢,”说到这他看向元稹,“元师兄,你不会要趁人之危欺负我这个刚入学的小师弟吧?”

    元稹轻咳了一声,道:“你早说啊,你不早把事情说清楚,也没穿院服,谁能知道你是新来的呢?还有,既然是新来的,这么多师兄师姐在这,你还不赶紧打个招呼,介绍下自己。”

    楚高笑着点头,“自当如此。”随即他拱手做了一个罗圈揖,口中喊道:“在下楚高楚子远,见过各位师兄师姐,日后还请各位多多关照!”

    见楚高礼仪周到,众人也都笑着回礼,对他的恶感也都消除了不少,甚至还有人出言劝解:“元师兄,既然楚师弟是新来的,我看挑战就算了吧?看楚师弟这般,也不是什么恶人,他与宁师妹之间可能有些误会,咱们这些外人就不要掺和了!”

    楚高感慨,这是遇到好人了啊!他连忙上前,拱手一揖道:“敢问这位师兄高姓大名?”

    “在下贾仁。”

    “在下贾义。”

    楚高一愣,原来这位仁兄身后还猫着一人,两人一前一后的站着,就跟一个人似的。

    “这是舍弟。”贾人介绍道。

    楚高点头,几人就算是认识了。这时就听得身后传来元稹的声音,“假仁假义,你们两兄弟这爱管闲事的臭毛病是改不了了是吧?连我的事都敢管!”

    贾仁一把拽住要往前冲的弟弟,向元稹拱手道:“元师兄误会了,我这不是想着师兄弟之间要以和为贵吗?”

    元稹冷笑道:“我只是要教教新来的师弟规矩,让他知道该怎么做人,这有什么问题吗?还什么以和为贵?这是你该说的话吗?等你什么时候不姓假,改姓真了,再来说这句话不迟!”

    “元师兄,你这话就有点过了吧!”楚高冷冷的道。

    “怎么,楚师弟看不下去了,那走,演武台上揍我一顿出出气,只要你敢上台,我绝对不还手!”随即他一拍脑袋,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差点忘了楚师弟是新来的,还啥都不会呢,即便我站在那里让你打,你也未必能破的了我的防御。”说完就是一阵得意的大笑。

    “那如果我替我哥哥动手呢?”

    “好啊,没...”待人群散开一个口子,露出说话之人的身影,元稹一下子就把面上的猖狂和接下来的话一起吞进了肚子里。只见他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癫癫的的跑到楚楚面前。

    “听说元师兄要教我哥怎么做人?”

    元稹连忙摆手,“没有的事,楚楚师妹你是听谁说的,告诉我,我去撕烂他的嘴巴,省的他到处造谣。”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如果再有下次,你知道后果?”

    “知道知道!”元稹连连点头,待楚楚从他身边走过后,便灰溜溜的跑开了。

    直到楚楚扑进自己的怀里,楚高才敢相信刚才那个满是冷酷女王范的人是自己的妹妹,他好奇的道:“你平时在书院都是刚才那个样子?”

    楚楚撒娇道:“哎呀,当然不是啦!谁叫那人欺负哥哥的,人家平时可是很温柔的。”

    看着人群里的有些人正在蹑手蹑脚的开溜,楚高对自己妹妹的‘温柔’深信不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