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猴哥送我去异界 > 正文 第28章 高长明
    那狗东西真像是一条狗,可楚高却认定,它就算是狗,也绝不是普通的狗。普通的狗哪敢闻老虎的屁股,哪敢趴在老虎头上打盹。且由于它的非凡表现,楚高哪怕和小贩讨价还价了半天,最后也不得不掏出十枚灵石才将它买下。

    带着刚买的宠物,楚高去了城主府,也就是黑市的管理者所在地,他之前听太白楼的伙计介绍,那里可以办理黑市的进出凭证,有了凭证以后进出就不会那么麻烦。

    在城主府,他花费十万灵石,换了一枚黄金令牌,这是可以用灵石办理的最高等级的凭证,就跟会员卡似的,每年还要缴纳一万枚灵石的会费。当然,有些东西贵是有贵的道理的,有了这块令牌,他不仅一下子就掌握了许多地下黑市的信息,而且凭此令牌,他在地下黑市的一切消费全部九折,比如刚刚,他随口提了句自己买狗花了十枚灵石,人家二话不说就退给了他一枚灵石。

    因为这事,楚高的心情变的颇为愉快,出了城主府后又有了闲逛的心思,可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又回到了刚才买狗的摊子,这让他的心情一下子又变的糟糕无比。他竟然又看到了一条狗,站在那堆虎崽子中间,那神情,那姿态,比他怀里抱着的这只还要嚣张,他甚至还看见那狗东西瞅了自己一眼,狗眼中满是蔑视,这让他差点掩面而逃,若不是怀中的小狗是花灵石买来的,他真想把它丢了算了,在这个残酷的修真世界,可爱有时候真的一点用都没有。

    经这么一闹,他哪还有心情闲逛,找了一条通往长安的通道便钻了进去,他在通道中快步疾行,走了大半个时辰才到出口。这次的出口就像树妖说的,是一个小院中是一口井,出口打开时井沿分开,从中会伸出一条阶梯,出口合拢时井又变成了普通的井,可供人汲水之用。

    走出通道时,楚高看到小院中坐着一对老夫妇,见二人处变不惊的样子,他猜测这二人应该与树妖一样,是负责看管通道的。冲两位老人点了点头,楚高打开了院门,跨出小院的那一刻,他的手一拂,脸上的面具便被他收了起来。

    离开小院之后,他住进了太白楼,房间内,他把狗放在桌子上,开始细细打量这个可能是自己被愚弄买来的狗崽子。细看下来,这小东西小眼圆圆的,高半尺长一尺,有着一身黑毛,只有四条腿内侧和爪子上,嘴巴两边,下颌到前腿处和尖尖的耳朵内侧长着黄毛,还有就是两只眼睛上方各有一个黄点。楚高便给它取了个名字叫黄小黑。逗着黄小黑玩了一会儿,楚高把它放到一边,自己则回到床上开始了打坐修行。

    到了第二天,楚高停下修炼,却发现黄小黑不见了,他猜想狗东西是肚子饿了,跑出去找东西吃了,便叫来小二,让他帮忙找找。小二把酒楼里里外外给找了个遍,却什么都没找到,楚高给了他几两银子打发他离开,也没将这事放在心上,毕竟他和那狗东西又不太熟,既然它自己走丢了,那就只能说明彼此有缘无分。

    离开太白楼后,他去了位于朱雀大街的千珍万宝楼,想让那里的掌柜帮忙打听一下那个高长明的情况,却没想到竟碰到了老熟人哈通。

    他取出那块玄武令牌在哈通面前晃了晃,有些惊奇的道:“哈掌柜,你不是在庐州吗?怎么突然跑到长安了?”

    哈通一看到令牌,便知道这位小爷已经见过了二小姐,脸上的笑容愈发浓烈了,道:“这还不是托了少主您的福,那天您离开之后,二小姐就把我调到了长安,还特别开恩,让我那不成器的犬子士奇接管了庐州分部。”

    “等等!”楚高像是突然抓住了什么好玩的事情,问哈通道:“你刚刚说你儿子叫什么?”

    哈通被楚高的一惊一乍给弄迷糊了,道:“犬子名叫士奇。”

    楚高追问道:“他也是姓哈吗?”

    哈通面色一滞,半晌才挤出一个笑脸道:“回少主,属下姓哈,属下的儿子当然也姓哈了。”

    楚高这才觉察到哈通的不对劲,忙解释道:“哈掌柜你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对令郎比较好奇,多问了几句,若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望你多多包涵!”

    听了楚高的话,哈通的面色终于有所缓和,脸上的笑容也多了几分真诚,道:“少主言重了,犬子若是能得少主赏识,那可是他几辈子都修不来的福分。”

    楚高笑笑,道:“等我下次回庐州的时候,一定要去见见令郎,看看他是不是像哈掌柜一样八面玲珑。”

    哈通满脸笑容,道:“让少主见笑了,不知少主此来,所为何事?”

    楚高道:“没什么大事,只是想向哈掌柜打听一个人。”

    “哦!不知少主想打听什么人?”

    楚高道:“齐国最近新出了一个天才,叫高长明的,哈掌柜听说过吗?”

    哈通点点头,道:“此人的信息齐国的几个分部都曾向总部禀报过,总部也曾将资料下发到长安分部,所以我还是比较清楚的。”

    楚高道:“赶紧给我讲讲。”

    哈通道:“此人出生齐国宗室,经历颇为传奇,其曾祖是三百年前飞升的齐国无极大帝之子,高叔道,封号长丰王,长丰王国的国土囊括了整个泉河流域,在齐国所有的封国中都是数一数二的。可高叔道却在临终前上书齐国朝廷,将长丰王国拆分为上泉和下泉两个郡国,分别由自己的长子高汜和次子高渚继承。

    上泉郡国和下泉郡国以原长丰王国王城——羊湖城中的羊湖湖心岛为界,泉河上游为上泉郡国,泉河下游为下泉郡国,拆分之后,两家仍以羊湖城为国都,其中东城是上泉郡国国都,西城是下泉郡国国都。”

    看出楚高有些不耐烦,哈通嘿嘿一笑,道:“少主莫急,很快就要说到高长明了。”得到楚高颔首示意,他才接着道:“五年前的清明时节,高长明的父亲,下泉郡王高宗武携全家一起与上泉郡王一家同聚湖心岛祭祖,不料,在仪式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从祖庙中突然窜出一个邋遢的疯老头,闯进祭祖的队伍中,像拎小鸡崽子似的,拎着高长明就冲出了湖心岛。当时在场的足有几百名护卫,加上上泉,下泉两个元婴境的郡王,竟连那人的一丝衣角都没有碰到。

    高长明被劫走时才九岁,他最小的弟弟高长睿尚未满月。除此之外,他还有三个兄弟,一个姐姐,两个妹妹。其中长兄高长恭当时二十一岁,二兄高长毅与姐姐高采薇是双生子,都是十八岁,四弟高长聪七岁,两个妹妹一个六岁一个四岁,分别叫高采菱与高采荷。”

    楚高忍不住打断道:“哈掌柜,说高长明就行了,他的家人就不用介绍的那么清楚了。”

    哈通轻拍了一下自己的嘴,道:“瞧我这张嘴,说话老是跑偏,那高长明被劫走之后,其父高宗武多番搜寻无果之后,上报了齐国朝廷,齐皇也曾派人到处排查,可最终都是一无所获。直到几个月前,那高长明突然就出现在了无极城的下泉郡王府。”

    见哈通又要卖关子,楚高连忙催促道:“之后呢?”

    哈通脸上浮现出一种非常享受的神情,显然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于是更加卖力的讲道:“据那高长明回忆,当年他被义父——就是那个邋遢的疯老头劫走后,被带到了东海中的一个荒岛上。因为那岛的形状像一只蜗牛,他就给那岛取了个名字,叫做蜗牛岛,蜗牛岛上有一座孤峰,远远望去就像是人翘起的大拇指,所以他又给那孤峰取了名字叫拇指峰。要我说啊,他指定是在那岛上待的太无聊,所以才会看到什么就给什么取名字。”

    楚高有些无奈的看着滔滔不绝却又总说不到重点上的哈通,嘴巴几次开合,却最终还是忍住了,他心中暗下决定,今天就豁出一天的时间听他老哈讲故事,若是最后的结果不能让自己满意,就通通把账算到他儿子小哈士奇身上。

    只听哈通继续讲道:“他到蜗牛岛的第二年,在拇指峰崖壁上的一个山洞中发现了一个造型奇特的果子,那果子形状像极了一个刚出生的小兽,味道也是好极了,据说那高长明每次回想起都会忍不住流口水,少主知不知道那是个什么果子?”

    楚高白了他一眼,道:“不知道。”

    哈通嘻嘻笑道:“我知道啊!”

    那贱兮兮的模样,看的楚高都想在他那张老脸上踩几脚,他没好气的道:“知道就赶紧说。”

    沉浸在讲故事的快感中的哈通丝毫不在意楚高的脸色,慢条斯理的道:“那是兽神果,只有在曾经有妖兽飞升的地方才有可能会出现,且几率不到百分之一,可谓是万年难得一见。若是被妖兽吃了,无论那妖兽之前是几阶,血脉等级如何,都能立刻突破到九阶,并且这九阶血脉有很大的几率会遗传给后代。

    说起来也真是造化弄人,几万年来唯一出现的一个兽神果,却被人类给遇到了。那高长明吃了兽神果后,竟奇迹般的够通晓了兽语,体质也变的无比强悍。”

    楚高感叹道:“那还真是太可惜了,若是那兽神果给妖兽遇到,大陆上岂不是又要多一个强大的种族。”

    哈通却不同意他的看法,反驳道:“这是天道在保佑人族,怎么会可惜呢!人族和妖兽斗了数万年,好不容易才形成了如今的平衡局面,若是再让妖兽的实力增强,那平衡就有可能会被打破,妖兽势必会再次进攻人类的领地。”

    楚高撇嘴,道:“可据我所知,好像人类的领地一直在扩大吧?”

    哈通道:“那都是一代代人族先贤用血泪换来的。”

    楚高没有再搭话,可心中却颇不以为然,在人类与妖兽的历次战争中,妖兽固然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可人类也不全然都是无辜的。“接着讲吧!”他道。

    哈通思索了一会,道:“刚刚讲到高长明吃了兽神果,通晓的兽语,这下他可开心了,整天找岛上的昆虫啊,鸟兽啊,蛇之类交谈,最后搞的是神憎鬼厌,所有的动物都躲他躲的远远的。”

    楚高斜睨了哈通一眼,心道:“早晚你也会有那天的。”

    哈通却没注意楚高的眼神,仍专心的讲着自己的故事:“直到第三年,蜗牛岛上来了新住户,一对年轻的金翎雕夫妇,金眼和绿眉,听这名字你应该就能猜到,金眼的眼睛是金色的,绿眉的眉毛是绿色的。”

    若不是还要从他口中知道更多的信息,楚高真想冲上去把他的嘴堵上,让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看看他不说废话是不是能活活憋死。

    “小两口对于高长明竟然懂得兽语很是惊奇,交谈之中才知道他吃过兽神果,其实高长明根本不知道自己之前吃的是什么果子,是绿眉听到他的讲述后告诉他他才知道的。少主应该能想到,当时金眼和绿眉知道兽神果的事情后有多震惊,若不是小两口还算心地善良,指不定当时就把高长明给生吃了。”

    楚高以手抚额,道:“你确定这些都是高长明自己说的?”

    哈通挠挠头,道:“我这不是怕少主听着无聊,把原本干巴的故事稍微进行了一点艺术加工。”

    楚高道:“你就干巴着讲,怎么干巴怎么来,少爷我早晨水喝多了,就想来点干的。”

    哈通道:“那就简单了,几句话就能说完。”

    楚高点头,“说吧!”

    哈通道:“他在蜗牛岛上待了五年,然后就回家了。”

    楚高腾的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指着哈通:“姓哈的!你耍我是不是?”

    哈通一脸委屈的道:“属下都是按少主您吩咐的讲的啊!”

    楚高的拳头握紧了又松开,松开了又握紧,好半天才一屁股坐回椅子上,忿忿的道:“接着讲,挑重点讲。”

    见楚高真的生气了,哈通也有些心虚,忙点头应了,道:“之后金眼和绿眉就在那个曾经长有兽神果的山洞中住下了,没过多久,绿眉便产下一枚卵。在孵化时,金眼向高长明要了几滴精血,融进了卵里,期望着能有奇迹发生,后来奇迹果然就发生了,两只血脉等级只有七阶的金翎雕,竟然生出一只拥有八阶血脉的幼崽。为了感谢高长明,金眼让自己的儿子小九认了高长明当干爹,小九这个名字就是高长明给取的,估计是期盼着自己的干儿子以后能成长这九阶灵兽吧!”说到这他趴在楚高耳边轻声道:“这可是好不容易得来的绝密消息,少主可不要到处乱说。”

    楚高白了他一眼,道:“赶紧讲你的故事,我还用的着你叮嘱。”

    哈通笑笑,接着讲道:“就这样一直到了第五年,距离高长明义父上次离开的时间已经过了一年,因为两人之间有约定,只要他义父每次离开超过一年未归,他便可以自由离去,要我说那高长明也是个死脑筋,明明知道蜗牛岛距离大陆只有一千多里,却偏偏非要坚守那狗屁的约定,不然又怎么会被困在孤岛上五年,凭着他金丹境的修为,难道还飞不了一千里?”

    楚高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哈通,道:“你以为他金丹境的修为是天生就有的吗?”

    哈通一愣,随即恍然大悟道:“我就说嘛,世上哪有这样的人,对掳走自己的人还讲信用,原来是因为之前修为不够,才不得不遵守约定,这不,一有了实力,不是立马就跑了吗?听说他走之前还给自己义父立了个灵位,这是咒人家早死吗?”

    楚高听的眉头直皱,喝道:“够了!”见哈通一脸的惊愕,他又道:“不要把人想的那么不堪,咱们又没见过他,也没经历过他经历的一切,有什么资格评论他。

    要了解一个人,你只有亲身与他接触,决不能只凭一些不尽不实的传言,就断言一个人的人品心性如何如何。”

    哈通道:“少主教训的是,那属下还要不要继续讲下去了?”

    楚高道:“接着讲,但不要夹杂太多的个人感情,要观的讲,公正的讲。”